无眠的刀片。

「荒誕夢。」
微博@无眠的刀片

【RL】Ending

两小时速成故事
本来想随手搞个短打,不小心写长了
胡闹的设定,乱来的剧情,别计较太多
我这两天怎么突然变勤快了

「Ending」

李昇勋不是第一个发现自己有些异样的人。
他甚至没意识到有问题存在,直到某个下午他坐在窗边,同宿舍的姜昇润经过身边时猛地回头凑近他好奇打量。向来稳重的忙内皱着眉头一脸古怪的表情,嘴里说着更加古怪的话:“哥你眼睛颜色怎么变浅了?”
到此他才开始注意,眼睛好像是变得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对光时尤为明显。本来深褐色的眼珠现在浅了不少,逐渐往琥珀色方向发展,还有,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范围也扩大了。
最初他猜测是用眼过度,或者再严重一点,虹膜萎缩,但去医院几番折腾检查下来报告却显示他一切正常。医生看了看报告,又看了看那双除了颜色浅些并无异样的眼睛,表示没什么大问题,意思意思给他配了缓解疲劳的眼药水,心里还在嘀咕着这人是不是神经太紧张了。
但愿的确并无大碍。李昇勋手里拿着眼药水,站在医院旁边的路口等红绿灯。
正值工作日晚高峰,城市街头总是繁忙的。车辆排起长龙,车站附近行人来来往往,对这座钢筋混凝土的森林来说这些繁忙的生命个体无比渺小,却仍旧只能为了生存奔跑迁徙,一刻不停。
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
细碎的光影透过树叶空隙落在地上,斑斑驳驳。抚过脸颊的东西温暖而冰凉,是丛林的风。耳边传来树叶被踩踏的窸窣声,本能让他警觉,浑身肌肉都因戒备而僵硬,隐蔽的绿色阴翳背后绝对还藏着什么声音,是危险的、来自野兽的呼吸。
当一道影在光点之间迅速掠过时,他的视线彻底归于黑暗。

-
很遗憾,事情并没有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发展。最先发现这件事的姜昇润担忧地看着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扩大。从一开始能靠大直径美瞳勉强遮住,到后来没有墨镜根本无法出门,现在更是发展到一刻都不摘下墨镜了。
几个成员围坐在一起,气氛忧愁而凝重。看起来最无所谓的反而是李昇勋本人,还站出来笑嘻嘻地打着圆场:“既然检查说没有健康问题就先别把事想这么坏,说不定哪天醒来就恢复啦,其实不考虑别的这还挺好看的不是吗?”
“不是。”一旁沉默许久的宋旻浩突然发话,“哥,这已经不像是人类的眼睛了。”
这话说的认真过头了,连望来的目光都像能硬生生穿过墨镜看见一切,他心脏差点因此停跳。
最糟糕的是,的确被说中了。
李昇勋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摘下墨镜,打开手电筒从斜上方照下来。瞳仁受刺激缩成极小一点,浅棕在边缘聚成放射状,由浓至浅向外散开,不规则的纹路随意分布,眼眶里像斟满了蜜糖浆,在光下镀上了一层异样的色彩。
彻底变成了一双不属于人类的眼睛。
他不是个愚钝的人,或者说根本是心思比常人更细腻敏感。一切都存在令人不安的指向性,挥之不去的黑影,让皮肤颤栗的风,还有用袜子悄悄藏起来的那道伤口。
李昇勋坐在床上把绷带解开,那里有一道去丛林时留下的细长伤口,从脚背蜿蜒着爬到踝骨。伤口没有恶化也没有发炎,前两天甚至开始结痂了,红肿却始终消退不下,形成类似微笑的狰狞弧度。
这是没有说出口的部分,他能明显感觉到滚烫的疼痛一天比一天明显,皮肉撕裂带来的尖锐灼热,鲜血奔腾流淌。它们此刻更是真实得可怕,像那道伤的确被狠狠扯开,任由温热血液流淌过整个脚背把他所有感官都淹没。
室内空调开到了最低,但等疼痛感好不容易缓解后冒出的汗已经让他的上衣湿透。不过他没有那个心思在意,只是低头盯着丑陋的疤痕发呆。

-
门在这时突然开了。李昇勋条件反射般回头,门缝中探出宋旻浩的脑袋,四目相对时双方都因惊讶而睁大了眼睛。
他下意识回头去找墨镜,室内的昏暗逐渐不会再构成影响,但在找到之前他就被猝不及防揽进了发抖的怀抱里。
宋旻浩在用从未有过的语调喊他,喊哥,也喊他的名字,顺着本能胡言乱语,恐惧几乎要溢出来。
当这种情绪在现实蔓延,李昇勋才迟来地意识到一切都天翻地覆了。他有所准备,就算害怕,他依然可以波澜不惊地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但对爱着他的人而言,所有东西都是突然而至。
这好像有点太过残忍。

-
“我不可能好起来的。”
李昇勋比谁都更早意识到这点。
“不要太早下定论啊。”宋旻浩拼命搜刮着可行的方案,“我们查一下有没有类似病例,或者去国外的医院也可以,实在不行的话……”
“旻浩。”
“还有那种,通灵者?虽然我不是很相信,但是试试看也……”
“旻浩。”
“我记得之前谁说的来着,科研所有类似的研究小组,说不定……”
“宋旻浩!”
他用力抓住对方肩膀,宋旻浩一下子安静下来,像变了个人似的,用冷静到让人害怕的态度盯着他的眼睛,神色看不透。
李昇勋往后一倒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自顾自地说了起来:“瞒不住的,按这个速度下去顶多再过半个月我就会……变异?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估计到时候会被抓进研究所吧,十有八九执行安乐死,如果不幸的话可能会被当成研究体?”
“你能不能不要说这样的话。”
“这不是说不说的问题。我也很怕,但现实不是闭口不谈就能改变的。迟早要结束,谁不愿意看见结局都一样要来。”
两人僵持着对视了一会儿,难得都主动消停:他们没时间再为这种事闹了。
“我接受现实。”宋旻浩跟着躺下来,他今天格外粘人,一得空就非要抱着,好像这样就能把人给抓牢似的,“明天你要说什么都可以,交代遗言我都给你一字一句记下来,但今晚别说这些了。”
李昇勋真就不再说了,转过身回抱住对方。
两人躺在被窝里共享体温,谁都不去提以后会发生什么,安稳享受着此刻的平静。
“算命先生是不是说过如果喊Aru这个名字会给哥带来好运气。”
他应了一声。
“从现在开始我就一直这么喊了。”
“……那你真是傻瓜啊。”
“都说傻人有傻福嘛,如果我因此得到福气的话就全都给你。”说完在他眼睑上落下一个吻,“我收回之前的话,真的很好看。”
绝望的人总需要什么东西支撑才能继续前行,李昇勋有些悲哀地想,他居然分不清楚这种情况下谁才是真正陷入绝境的人。

-
道别最为恶毒。
它不给事情一个终结,却有着末日的象征,而且说来就来。

-
相比之下,其实结束比想象中轻松多了。
李昇勋被带走的第四天,宋旻浩主动打电话联系了研究所说明意图。
他把医护人员给的试剂灌进针筒,干脆利落拒绝了穿防护服的劝告,直接走进观察室,坐在李昇勋对面的地板上。
皮毛顺滑的兽有着漂亮的蜜糖色眼睛,尽管他不再有过去的记忆,也不存有人类的复杂情绪,此时却一反常态收起利爪,试探着走过去,然后乖巧地窝进宋旻浩怀里。
“哥,是我。”他在耳边小声说。
那对毛绒绒的耳朵随之动了动,李昇勋抬起眼睛望着他,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忽然换了个姿势枕在他腿上,毫无防备将所有脆弱要害暴露出来。
好像做好了全部准备要奔赴死亡而去了。
宋旻浩深吸一口气,把针头扎进去,闭上眼睛,按下注射器。
李昇勋也跟着闭上眼睛。
这样就结束了。

-
那个糟糕的夜晚谁都没有睡着。
宋旻浩不知疲惫地在他耳边絮絮叨叨,以往他大概会因不耐烦而把对方踹下床去,那时却安安静静地听着。他们没有机会再错过任何一句话了,谁也不清楚道别的时刻什么时候到来。
这可能也是所有人的通病,非要到头了才知道珍惜的可贵。
宋旻浩说了很多很多,从第一次见面说到去吃过的某家餐厅,又从最喜欢的对方的造型到忘不了的哪件事,说到忍不住哽咽了,终于说不下去了。
“哥……”
“嗯。”
“我爱你。”
李昇勋眨眨在黑暗中泛着幽光的眼睛,没由来地掉了一滴眼泪。

-
“那你亲手杀了我吧。”

-
“我也爱你。”

-End-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