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的刀片。

「荒誕夢。」
微博@无眠的刀片

【RL】Loop

一个极短的故事
有点意识流的倾向,一直想写这样的东西,但就怕空泛无趣,不过还是尝试了
今天是井喷的一天

「Loop」


“你要听我说再见吗?”

-

记忆从冰凉的海水中浮起,空气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咸,和被浸润到苦涩无比的气味。

李昇勋努力睁开眼睛,他想去直视那团光影,更想捕捉那个模糊又刺目的背影。他知道,世界上应该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晰记得这个背影。

他们曾拥有一整个长夏,白色衬衫一角被海风轻轻托起,他躺在沙滩上,身体的一部分已经陷入蓬松的沙里,像陷入一个醒不来的柔软美梦。啤酒瓶上挂满了水珠,他伸手试了试温度,已经不冰了,便喊了一声来提醒。

“知道了。”

那背影应声回头,留给他一个笑容,银色耳圈被阳光打得晃眼。他身上有整个伊比利亚半岛阳光的灿烂,嘴角上扬的弧度如同利刃,切开新鲜的热带水果后流出汁液,是野蛮又让人上瘾的酸甜。

李昇勋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中暑了,否则为什么心跳这么快,脸也这么烫。

然后他伸手去捏自己的胳膊,想确定这样美好的场景是不是梦。

是梦,当然是梦。

-

棉花糖般的云朵被涌来的浪花卷入海水中,游鱼甩着尾巴争先恐后吞噬。海被照耀着,如同洒上金箔的丝滑绸缎。

可它是张欺骗意味强烈的网,追寻温暖的人一旦纵身便会被冰冷吞噬,传遍四肢百骸,杀死每一个活着的细胞,叫人生不如死,绝望窒息。

看起来温暖柔和的东西,怎么总是最伤人呢。

李昇勋看着宋旻浩,看着他长而密的睫毛,看着他深邃漂亮的眼睛,看着他不灭的笑意和他一张一合的嘴唇。

他触碰过,甚至是亲吻过,就像想象中一样柔软温暖,比唇齿间咬碎的百香果子更酸甜可口。

可这张嘴刚才对他说分手了。

理由?他们之间哪里需要理由这种东西,给谁安慰还是给谁洒脱,像白烂的诗句一样吟咏然后怀着比同情更让人不屑的念想,多荒唐啊。

-

李昇勋承认,再见面时他依然没出息,心动是难以掩饰的。那滚烫的爱意,即使他从不宣之于口,也要从眼睛里跑出来,无论是宋旻浩还是他,都要被这份爱灼伤了。

或者说,他们一直都是两败俱伤。

海水,沙滩,昏沉悠长的白昼,插着水果切片的饮料,他们在夕阳下奔跑,互相追逐打闹,交换酸甜的吻,谁穿了谁的衬衫,谁又拿了谁的背包。当然最重要的是,对视时依然会沉溺,像许多年前一样怦然心动。

事实上这一切都没变,就像换个时间他们依然会相爱,就像答案永远不会改写。

李昇勋像站在很远的年岁里看着这个结局,看着宋旻浩对他说出这句话。

-

那是个蝉鸣声不绝于耳的夏天。

二十岁的宋旻浩,二十一岁的李昇勋。

任性妄想。

-End-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