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的刀片。

「荒誕夢。」
微博@无眠的刀片

【RL】今日无事

伪现实向

纯粹为了满足私心和自我意识的仓促成品

非常现实意义的“凑合着过”

「」部分引用自北岛《波兰来客》


「今日无事」


天已经全黑的时候宋旻浩依然没有回来,李昇勋也不在意,并且只准备了自己那份晚餐。

天已经全黑的时候宋旻浩依然没有回来,李昇勋也不在意,并且只准备了自己那份晚餐。

在收拾厨房时,李昇勋终于收到了报备,不出所料是在外面吃。

再往回倒个五年宋旻浩应该会打电话通知,三年前发短信时会顺便上报和谁在哪里,去年还好歹带上两句好好吃饭早点休息之类的,现在连标点都奢侈金贵。不过这就不错了,等再过两年哪还能指望有报备这回事。

要说李昇勋的真实想法,可能是发自内心希望宋旻浩别回来吃饭。本来两个人口味就大相径庭,过去还能燃烧爱意来迁就他,或者费点心思做两人都喜欢的,但现在实在不想花时间了。

这是他们确认关系后一起生活的第七年。

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其实哪怕没有这道形式也自然会厌倦,只是婚姻关系背后的某些东西会让这个过程加速而已。年轻时天真地以为七年之痒是爱得不够深罢了,现在才发现喜欢的的确确是消耗品,而生活无时不刻在磨损它。

现实就是这样冰冷的东西。

他们不是没有过分开的念头,二十来岁的最好年龄谁不渴望新鲜和激情,发展到最强烈的时候甚至因为一件小事吵到宋旻浩摔门而去。

那天晚上他们都以为这段感情就此结束,就等着行李陆陆续续搬出去以后把房子卖了。

隔天李昇勋开始试着去和朋友介绍的女孩约会。朋友也很热情,跟婚姻中介似的找了好几个,有清纯可爱的,也有火辣性感的,他却跟刚从寺庙修行回来一样看谁都没感觉。

朋友问了一圈,一个都没入他眼,实在受不了直接问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李昇勋皱眉想了半天,惊讶地发现理想型这种概念已经在每天对着同一个人的生活中消失了,现在他脑海里除了宋旻浩的脸以外一片空白。

这种情况下,除了没出息还能说自己什么呢。

于是他谢绝了朋友的好意,不再去见那些女孩。

没过两天,宋旻浩带着一打啤酒来敲门。李昇勋表情没什么变化,自然地给他开门然后叼着棒棒糖走开了,不忘嘱咐他换上左边那双干净的拖鞋。

他们俩坐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喝酒,宋旻浩喝一罐的时间李昇勋大概就抿两口,恍惚间仍觉得自己醉地比他更快。

宋旻浩试探着喊了一声哥,在对上李昇勋目光时顿时失了一路强撑到现在的勇气,回归沉默。

心软和心烦之间后者还是占了上风,他皱着眉,用仅存的少量耐心催促有话直说。

宋旻浩又犹豫片刻,终于逼着自己说出重新在一起的提议。

在一起。

李昇勋在心里把这几个音节反反复复重播了十几二十遍,迟迟没有回应。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欣喜的?甜蜜的?惊讶的?有多少说也说不清的复杂情感,但总之是高兴的吧。可今天这句话却让他不堪重负。

像发泄似的,李昇勋把易拉罐狠狠顿在桌上,没喝几口的啤酒溅出来洒在身上和桌子上,深吸的那口气随着疲惫不堪的话语倾吐。

他听见自己如常嘱咐那人收拾桌子,又告知枕头和被子在衣柜第几层,然后转身把比手和衣服更一塌糊涂的自己锁进浴室。

于是那次闹得像天崩地裂一样的争吵宣告和解。

没有道歉,没有原谅。

复合的原因就像当初分手一样,只言片语根本说不清,究竟里面还藏了多少难以挖掘的东西,他们不得而知,也不想一探究竟。

现在他们已经不太会争吵,非常有默契地学会避开易爆点。争吵太费精力又容易走到崩塌边缘,阅历教会他们冷静的同时更让他们看透一件事:换个人并不会比现在好多少他们至少了解对方,有感情基础,这样比再投入一段未知关系安稳太多。

人还是那个人,日子还是那种日子,这么凑合着也能过下去。

李昇勋洗完澡早早地躺在床上,守着看了一会儿综艺节目便关灯准备睡了。

正困意朦胧时,脑海里却非常不合时宜地闪过一个念头:宋旻浩今天出门拿没拿钥匙?

他第一反应挣扎着要爬起来打个电话,又在清醒些许后觉得应该不至于,纠结来纠结去没个定论。瞄了眼手机,当然没有电话短信,早有预料的事实却让他有些烦躁地躺回被子里。

说了少熬夜不听,平时反正不睡一块了倒也不扰他清梦,现在不但不回来了,还尽添麻烦。该,没带钥匙就半夜大街上吹风去吧。

这么想着,他气跟着消干净了,把手机调成静音丢在一边接着睡。

哦对,这里可能忘了说一句,他们俩分房睡有一段时间了。

起初是因为宋旻浩有熬夜的习惯,李昇勋嫌他呆在房间里不安静,他便很识趣地去打游戏看电视或者工作,有时候干脆在客房将就一夜。东西跟着一件件搬了过去,久而久之,他们索性直接分房。

事实上比起默认,他们居然都觉得并无不妥才是最可怕的。

但这种事无需细想,终极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不是没有努力过,他们也去制造纪念日、礼物和突如其来的惊喜浪漫。

李昇勋生日那天宋旻浩准备了一大捧蓝玫瑰,抱着就着急忙慌赶回家献宝似的给他。李昇勋嘀咕买这么多容易养不活又浪费钱,却还是翻箱倒柜找了个精致的玻璃花瓶插上,摆在餐桌最显眼的位置好好养了一段时间。

去年的纪念日李昇勋突发奇想订做了一对戒指,款式很低调,胜在耐看精致。宋旻浩看到后一本正经评价说还行,但不是他的style。话虽如此,第二天起,那枚戒指还是牢牢占据他的无名指,很长时间没换过。

听起来好像真的有重燃爱火这回事一样。

后来?后来玫瑰花谢了,那枚价格不菲的戒指也在连轴转的忙碌行程中不小心弄丢,李昇勋本就不经常戴这枚戒指,自此再没戴过。

可能日子久了就是这样,像一潭只剩夕阳照耀着的死水,身在其中感觉能看见光芒,却到底暖不了。


高中时期老同学的婚期临近,给李昇勋发消息说出来吃个饭,珍惜最后的自由生活,他见时间和行程没有冲撞便答应了。一半是念交情,一半是觉得回家也没什么意思。

到那边时还没来几个人,准新郎接到电话后走出店门口来接他,两人揽着肩膀一块在大包厢里坐下。

他们闲聊了几句,有一搭没一搭地扯扯近况,当人差不多来齐时就开始点菜。

虽然许久未见,但一帮大男人也不至于多别扭,吃吃喝喝,酒过三巡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十年前大约是有过这样的场景。一群即将分别的大男孩在夏夜街头的小摊边,叫上小吃,再买几打啤酒,说着胡话能闹到天明。

那会儿说的东西都带着吹牛的意味,过分远大的理想,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诸如此类。

再说这些就可笑了,社会早已把他们打磨得现实又市侩,从前嚷嚷过要买半山别墅的人现在会分享几点钟哪个加油站价格最低,说这些情报时还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

餐桌被生活琐碎占据。工作压力,升职加薪,物价飞涨,聊啊聊啊,就回到感情问题上来。

眼见着有人要结婚,不少深陷婚姻生活已久的人开始叨念着当初恋爱那会儿多好,抱怨婚姻让爱情无法保鲜,早知道是这样就搞非法同居算了。

李昇勋闻言扯了扯嘴角,这种逻辑简直扯淡,难道真的有人相信一张证书能改变所有东西?那他们两个非法先驱者应该依然如胶似漆啊。但他今天坐在这里悠闲地喝酒,已经说明了太多问题。

这种丧气言论也不敢说太多,毕竟准新郎还坐在那儿,也都是衷心祝愿人家新婚快乐的,于是他们又换了话题,聊到学生时代的趣事。

大家对这些总是记忆清晰,谁有什么糗事,谁人气最高,说着说着,不知谁打头感叹了一句:真怀念那时候。

叹息声夹杂着说不出的情感,像传染似的迅速依附在大家身上,席间的人陡然间都有些五味杂陈。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谁不喜欢没有被生活折磨过的鲜活模样呢。

眼见气氛沉闷,有人连忙出来领头举杯:“来,都干了,一起敬那段岁月!”

李昇勋向来是不喝酒的,任何场合能躲则躲,今天本来也要推脱,却被这个场景击中要害,差点打翻桌上的酒瓶。他仰头,将杯子里斟满的酒喝了个干净,紧接着又倒了第二杯,再一饮而尽。

他好像当真听到那些梦破碎的声音了。

后来几个人决定去KTV继续嗨,和他关系亲近的朋友一通电话打到宋旻浩那,很快晕晕乎乎的他被搀了回去。

到家后宋旻浩给他烧了热水擦身,换好睡衣安置在床上躺下。又赶紧上网搜索食谱,手忙脚乱地煮了醒酒汤,一口口喂给他喝。

其实李昇勋没醉到那个份上,但今夜猛然破土而出的无名之情让他心安理得接受这份温柔。

他眨眨眼睛,直勾勾盯着宋旻浩看。这张脸确实生得好看,以至于都单独对着这么多年了还是会由衷夸奖,审美永远骗不了人。

但话又说回来,世上骗不了人的东西多了去了,比如爱情,比如欲望。

今晚确实很不正常,他这么想。酒精和夜色在煽风点火,隐约间眼前人居然变回了当年最让他心动的那副模样。

宋旻浩无法忽视过于灼热的目光,抬头递过去疑问的眼神。

代替回应的是带着酒气的吻,还有失去平衡直接栽进他怀里后演化出的拥抱。

上一次做是什么时候已经有些记不清,尤其是当下互相亲吻抚慰的感受太过真实,轻易取代了那些遥远记忆。好像和以往的每一次都并无不同,又好像完全不一样。

第二天早晨,他们很有默契地都赖在床上没起。

宋旻浩先醒来,见李昇勋睁开眼睛,边说早安边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李昇勋揉了揉眼睛,愣了一会儿,佯装嫌弃地推开说赶紧去刷牙。

吃早饭时他们商量着晚上出门吃饭,去一家挺有人气的新餐厅,然后顺便再看个电影。

这也许是一个新的开端,也许不过是终将步那些礼物后尘的失败尝试。

但总之他们都决定看开,不抱期望也不至绝望,继续这样过下去。


-End-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