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的刀片。

「荒誕夢。」
微博@无眠的刀片

【RL】有一天他跟我说西瓜好吃

我自己都被逗笑了的一篇文,激情速成 

预警:沙雕乡村爱情故事,点开有风险需谨慎

这会不会成为我的掉粉黑历史【。 ​​​


「有一天他跟我说西瓜好吃」


#1

宋旻浩正坐在鱼塘边发呆。

今天阳光充足,也没什么大风,水面轻轻漾起一层褶皱,在阳光下泛出几圈光晕。按理说是什么都好的天,唯独运道不太好,搁这坐了快一小时了,浮标动都没动过。

他为了钓鱼比平时起得早一些,天蒙蒙亮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没敢吵醒还在熟睡中的李昇勋,蹑手蹑脚拿了鱼竿和鱼饵就出发了。

鱼塘在蔬菜棚边上,是现任村长儿子金秦禹在管。早年他跟村长一块经常出海钓鱼,后来干脆在村里头找个地方自己建了鱼塘,一点点发展成了小型度假村,现在不少城里的人都会前来钓鱼消遣,生意也算红火。

宋旻浩来的时候对着金秦禹夸下了海口,说等会他要钓两条十五斤以上的走,上称的时候麻烦按成本价收钱,不然太贵了。金秦禹听完笑道:“你要真钓上来我不收钱都行。”

所以一定是被鱼塘主诅咒了,不然怎么会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暗自嘀咕着,又抓了一把鱼饵撒下去,然后放下鱼竿开始四处张望消磨时间。

鱼塘背后是一大片缠在架子上弯弯绕绕的丝瓜藤,小丝瓜刚结出来没多久,翠绿翠绿的,手指粗细,顶上还开着金灿灿的小黄花。他觉得这阳光漏下来落在花瓣上的模样煞是好看,便拿起手机连拍了好几张,把钓鱼的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有句俗话叫怕什么来什么,越盼着什么什么越不来,越想避开什么什么越粘着跑,现在就是活脱脱的真实场景。

赶完鸭子过来观望的金秦禹眯着眼睛看了看水面,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大喊:“旻浩啊!浮标动了!”

“啊什么?”

他连忙冲过去提起鱼竿,哪还有鱼的影子,早跑了,鱼饵也被吃了个干净,只能收回钩子再挂上鱼饵继续等待。

金秦禹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怎么不好好看着还跑去拍照啊,这样哪能行。”

他也委屈,苦巴巴皱着张脸:“我哪知道,盯了一个小时它都没点动静,偏偏不看的时候就来了。”

“你呀,今天能钓到就不错了,别想什么十五斤了。”

“那也说不准,万一运气来了呢!”

十五斤的运气当然没有撞进他怀里,最后宋旻浩两手各提着一条不大不小的鳊鱼去了称斤两的地方,把东西往箱子里一丢冲着旁边拿袋子的金秦禹还怪得意的:“哥你看,我还是钓到了吧。”

金秦禹点点头,心想还好是钓到了,不然指不定现在多伤心呢。

钓鱼最适合消磨空闲,一会儿时间就过去了。等宋旻浩拎着鱼从度假村门口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中午了,太阳正悬在头顶,又偏是个万里无云的天,直直晒着任谁也受不了。他在旁边蔬菜棚里找了个阴凉地坐下,心里盘算着要不要问金秦禹借辆自行车骑回去。

正这么想着,前方喇叭滴滴滴响了三声,他抬头一看,自家那辆艳粉色的小三轮正在一片尘土热浪之间朝自己移动过来,李昇勋把墨镜一抬冲他一招手,他连忙拎起鱼蹦着跑了过去。

“哥你果然还是来接我啦。”

李昇勋顺手给他扣上一个遮阳帽:“我刚下班顺路,怕你拖拖拉拉太慢鱼都死了,那秦禹哥岂不是白亏了。”

“诶?村委会到这里和我们家不顺路吧?”

“怎么不顺,先往右开一段再往左,绕一圈不都到一条路上了。你到底上不上车?”

“上!当然上!”宋旻浩不再多话,赶紧爬上车后座,还没坐稳就得意地晃着手里的战利品炫耀,“我自己钓到的哦,两条!”

李昇勋瞥了一眼,反应冷淡:“说好的十五斤野生草鱼呢。”

“那个……运气不好,今天估计不是草鱼出来活动的日子。”

对方按了下喇叭冷笑一声:“怎么不说今天不是适合钓鱼的日子。”

他满脸正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一听就很假啊!”

这回真把李昇勋给逗笑了,抿着嘴默默乐了一路,宋旻浩问他笑什么,他也不肯说,下车时才拍了拍对方脑袋:“你真的挺可爱的。”


#2

村子名叫温拿村,据生活全靠一张嘴的村支书李昇勋所说,温拿就是winner的音译,他们村子已经连续多年在附近几个村子的经济发展中排名第一,所以上一届村长就决定改这么一个符合潮流中西结合的名字,以此激励大家事事都要争口气。

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也没人闲着会去找村长问这个,毕竟李村支书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能力甲等,这种话大家一听一个乐也就算了。

不过村里确实有几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比如现任村长的儿子金秦禹,那可是个一等一的大帅哥,又建立度假村带动了村子发展。再比如李昇勋本人,上头派来下乡的精英,怎么说在村子里都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宋旻浩也值得一提,自己搞搞养殖和蔬菜棚,上一届养殖技术交流会还发表了演讲,算是远近闻名的技术能手。

除了这几个,还有不得不提的就是今天要回村的村里骄傲姜昇润。小孩是这一片唯一的名牌大学生,好说歹说也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人人都说他将来要是回来就会接李昇勋的班当村支书。当然,对此李昇勋的想法是能留在外面闯荡还是别回来了。

姜昇润打小就和他们亲,高考前夕李昇勋还连着给他做了一个月的爱心便当,说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学习,硬生生把他喂胖一斤,足以见得对这个弟弟多疼爱。

这会儿李昇勋正在厨房忙活,准备做个红烧鳊鱼。手起刀落把鱼先给处理了,葱姜蒜下锅煸香后下鱼,煎至两面微黄就开始放调料,然后加水盖上锅盖转中小火闷煮。

“昇润啊你来得正好,今天吃鱼,等会你多吃点,补脑的,上学辛苦了。”

水收到一半时开锅加蒜和白糖提味,他拿筷子蘸了点酱汁,尝完满意地点点头,转大火收汁准备出锅。

一旁宋旻浩闲不住,非要进厨房自己动手表现一下,拿着菜谱研究半天选了个最没难度的青椒炒肉丝,一会儿倒油一会儿收拾菜,手忙脚乱下锅里一顿炒,临出锅时才想起没加调料赶紧撒了把盐,好歹也是做了个菜出来。

姜昇润在他充满期待的眼神里举起千斤重的筷子,小心翼翼掂量着夹了一筷塞进嘴里慢慢咀嚼,面露难色。

“我很好奇,一道菜怎么能又咸又淡的?”

听他这么说,李昇勋也来了兴致,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随后附和道:“除了盐味什么味道都没有。”

宋旻浩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不服气地夹了一大口塞进嘴里,然后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僵硬在原地,勉强咽了下去:“以后还是昇勋哥来做饭吧。”

“你刚才就应该好好呆着或者烧柴去。”

“我偶尔也想尝试一下啊,说不定就能有新的突破呢。”

“你多突破几次的话,我们的关系大概也可以突破到重新考虑这一步。”

“哥你在说什么啊?我很受伤的!”

“旻浩啊,人的生活可不是只有爱情,柴米油盐才是主旋律。”

“呀,我以后不做菜就是了,这么简单的事哥干嘛要说那种话。”

“坐享其成你还这么有理了?”

“……我生火刷锅洗碗。”

“成交。”

姜昇润坐在两人中间看着他们你来我往,几乎快要把头埋进饭碗里,他看看两人一边吵吵嚷嚷一边脸上自然露出的笑容,决定继续闭嘴安静吃饭。


#3

眼看今年的早稻已经下来了,这会儿正是双抢的时候,各家各户都格外忙碌,就突然显得他们俩人清闲无比。

宋旻浩其实不太常下地,他主要的时间都在蔬菜大棚里忙活,还有就是专心搞养殖。养的东西可多了,上到老母猪和小猪崽,下到一天到晚叫唤的村霸大鹅,前一阵又在院子里的空地养了十几只咕咕乱跑的鸡。

李昇勋平时要到村委会去上班,大部分时候宋旻浩都一个人处理这些东西,加上跟着村里一个挺有威望的老兽医学了一阵子,现在能算半个兽医,给猪接生之类的事也挺上手。

“这是不是说明我在这方面挺有天赋,说不定我很有灵性,能和动物交流?”

李昇勋听完翻个白眼:“那隔壁种西瓜的李婶呢?能和西瓜藤交流?”

“哥你这就不懂了,最重要的是要有交流,和它有对话有互动。”说着他转过头去冲着不远处的大鹅柔声细语道,“宝贝,到这里来。”

——然后他就被追着啄了一路。

李昇勋在边上笑得水都呛进气管里,趴在地上咳嗽半天,爬起来还在接着笑。

宋旻浩好不容易从鹅的追捕中逃了出来,给猪圈的小缸倒满了水,又拿着大桶过来给它们添上饲料:“术业有专攻,看来我和它们的交流更加深入一点。你看,我一过来它们就迫不及待要和我亲近了。”

猪崽子们看见食物便哼哼几声围过来,在地上拱着食物吃得开心,根本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些什么。

才顺过气来的李昇勋又开始笑,他坐在门口的石台阶上望着宋旻浩喂猪的背影,然后揣起泡了枸杞红枣茶的保温杯起身准备上班去。

李昇勋的工作不算辛苦,就是琐碎乏味的事情多了些,比如等会要开个大会,一开就至少得两个钟头,他昨天晚上还临时接到通知得上台做个报告,想想都觉得脑袋疼。好在也在这职位上干了些年,就着手边的资料和笔记硬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把场子给撑住了。

刚从会议室出来,就看见宋旻浩鬼鬼祟祟地在他办公室门口张望,他悄悄走过去猛地一拍那人后辈,把他吓得大叫一声差点摔倒在地上。

“在我办公室门口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我就看看你在不在。”

“骗鬼呢,到底有什么事,直说。”

宋旻浩这才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塑料袋,里头是拿红绳和新鲜花瓣编成的花球,献宝似的举到李昇勋面前。

“我为了找长得最好看的几朵挑了好久呢,好不容易才扎起来的,要不你收着?”

李昇勋盯着那小小的白色花球看了十几秒,愣是没说出半句话来,抿着嘴艰难开口:“你突然做这个干啥啊?”

“我就是正好看到红豆花开得不错……”

“啊,这个是红豆花?”

“是啊是啊。”宋旻浩满脸期待的表情,用力点点头。

“哦,那我放办公室了。”

“嗯?你就没什么别的表示吗?”

“你还要什么表示?又不是红豆,那我煮个红豆汤给你。”

“……好吧。”


#4

夏天晚上的气温比较低,他们俩吃完晚饭会到附近的小路上散步,走累了就回家搬出凉竹床来,躺在上面乘凉看星星。

宋旻浩从井里捞起白天就放进去的西瓜,现在已经被井水浸得冰冰凉,放在石板上,刀刃轻轻一碰就脆生生裂成两半,露出里头汁水充盈的瓜肉来。

他又从厨房里拿了两个勺来,兴冲冲地坐回凉竹床上,把勺子递给李昇勋,用眼神示意他开动。

“你怎么不把西瓜切一下?”

“哎呀,就我们俩吃嘛,拿勺子挖更方便吧。”

“切了吃不完一会儿还能装保鲜盒里放冰箱保存啊。”

“那盖层保鲜膜放冰箱不是一样?”

“你说实话,是不是就是因为懒得切啊?”

宋旻浩没搭理这句,拿着勺子在西瓜中间挖了一大块又红又没籽的果肉递到李昇勋嘴边,示意张嘴,看着他乖乖吃下后挑眉道:“我要是切了怎么给你吃这块。”

李昇勋被西瓜塞了满嘴,立马眯起眼睛笑得开心,不再跟他计较切不切的问题去了。

夜晚的乡村特别安静,只有虫鸣和蛙声不绝于耳,听习惯了也就成了自然的乐曲。他们直躺在竹床上,盯着星星发呆,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没意义的话。

“哥你是不是喜欢辣白菜?”

“对啊,怎么啦?”

“我跟村长商量了一下,他已经答应了,明年我们蔬菜棚旁边再划一块种白菜的,这块就给你怎么样!”

“你是不是有心想累死我啊你。”这么说着,李昇勋伸手去捏宋旻浩脸颊,“嫌我平时的工作还不够多吗!”

“我替你种啊,你的白菜地我承包了!”他还是笑得傻乎乎的,又压低嗓音凑近了说,“你我也承包了。”

“……你怎么动不动这么肉麻。”

“这个氛围不是很自然吗?”他转头指着黑漆漆的夜空,“哥你看,今晚月色真美。”

“你再好好看看,今天根本没有月亮。”

“就是这个意思嘛,啊你真的很不浪漫。”

一阵风吹过,李昇勋突然小声说了句什么,被风声带走,宋旻浩把视线从天空收回来,转过头去,目光恰好和李昇勋的撞个满怀,歪着脑袋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昇勋不动声色移开眼睛,盯着被云遮住的月亮小声嘀咕:“西瓜好吃。”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