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的刀片。

「荒誕夢。」
微博@无眠的刀片

【RL】California Dreaming

愿你我的掌心都能藏着一颗太阳☀️

「California Dreaming」

当天气转凉的时候,宋旻浩就开始犯病了,不是诸如感冒发烧一类,是艺术家的病。
他说,他想走,在冬天真正到来之前。
——这句话他挂在嘴边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了。当走在落满枯黄树叶的街道上时,也许是脚下落叶断气的冰冷脆弱声响无端刺激了敏感的神经,他叹了口气,又提起这件事。
风很大,把头发吹得直往一边歪,李昇勋顺手拨回原位,接着他的话说下去:“那你打算去哪呢?”
通常这个时候,他便不再说话了,望着李昇勋的侧脸发愣,带着如梦初醒的神情。

-
宋旻浩是个艺术家。艺术家总喜欢说些不着调的奇怪话语,像他在梦呓,又像别人在幻听。
这些话通常都不会实现,大家也听过算过从不放在心上。李昇勋虽然每次都听进去了,甚至还做出回应,但心里是否当真只有他自己知道。
偶尔也有特例。
有个下午他一觉睡醒,望着窗外时清楚感到某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在疯狂上涌。他试图忽视,却更沉溺其中,几乎要被此吞没。于是毫无征兆地,他登上了最快一班去罗马的飞机,落地后一言不发给李昇勋丢过去一个当前位置。
“突然跑去罗马干什么?”
“嗯……晒太阳咯。”
“晒太阳搬个椅子坐楼下啊,跑这么远。”
“我也不知道啦,想来就来了。”
他肩膀夹着手机,用空出的手整理证件,然后提着行李箱走到落地窗边。阳光刚刚好,隔着玻璃也把他被冷空调吹得发僵的指尖慢慢融开了。
“这里天气很好啊,你要不要来。”
“你在说梦话吗?”
宋旻浩轻笑一声,没有回答,李昇勋也因工作在那一端匆匆道别。

他说罗马和他想象中并不一样,没有那么美好那么浪漫,地面被四十度高温烤得发烫,散着让人头昏脑涨的热气。赫本走过的台阶上坐满了人,谎言之口要排几个小时的队,许愿池的硬币也会被悉数捞起。那天他穿了件白衬衫,在挤过人群时不小心被化掉的冰激凌弄脏了。
“但尽管这样,我好像还是很喜欢那里。”
“之前在那边不是还跟我说很失望,”李昇勋正躺在他旁边的小床上,闻言翻了个身,“现在又突然觉得喜欢了?”
“我当时确实没觉得喜欢,但现在想想,依然觉得有点……怎么说,向往?其实人有时候对某个地方充满什么特殊情怀,更多只是因为寄托了自己的情感吧。”他这么说着,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金色的钱币项链,迎着光线让它来回自由摇晃,地板上投下一道摆动不定的阴影。项链是做旧款,雾面的,锤面也配合着故意凹凸不平,吊坠的中央雕了一个小小的、古朴的太阳。
李昇勋眯起眼睛仔细瞧了会儿:“挺好看的。”
宋旻浩点点头,无端露出过分高兴的笑容,俯下身来给他戴上,态度端正地不像话。
属于梦游者的狭窄房间,那个热气腾腾的小太阳冉冉升起,把他们晒得温暖而平和。

-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颜色,这是宋旻浩长久以来始终相信的一点。比如说罗马,有点类似于奶油花生酱的颜色,很柔软厚重的那种。
“冬天来之前,我想去那个地方。”
这个话题被第一千零一次提起,但这回终于加上了些具体的描述:“一个有橙子般颜色的地方。”
他很少在正式出发前给定具体的目的地,好像那样就失去了旅行的意义。意外是旅行最具生命力的部分,他想:我没有理由为了旅行而旅行,像完成使命一样做给谁看或寻求认同,然后就理直气壮抹杀了它的本身,好残忍啊。
李昇勋安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却没有了后续,便坐起身来:“你有时候说的话真的很突然。”
“发自内心情感的东西本来就是很突然的嘛。”
像为了验证这句话,宋旻浩忽然靠得很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至不足一公分,眨眼时睫毛都会互相纠缠亲昵。他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看着,维持这个姿势好久,在李昇勋快要错以为时间已经停止的时候,猝不及防在他嘴唇上落下一个吻。

这天半夜宋旻浩做了个梦,梦见了金灿灿暖融融的阳光和长而远的公路。
加州的天空好高好远,天晴朗时阳光灿烂得几近不真实。很透彻,很漂亮,很像橙子。这份热烈深深映进他的眼里,几乎把他烫伤,他却像不知死活不要命一般凝视太阳好久好久,直到双目刺痛,不得不流着泪闭上眼睛。
他独自驾驶着车辆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行驶,在夜幕还未昏沉时停在一家路边的小旅馆前,然后拿起照相机,对着地平线处将落未落的夕阳拍照。李昇勋就在这时忽然出现了,在一片橙色的柔和余晖中朝这走来,脖子里是他亲手戴上的项链。手持镜头里的世界是摇晃的,色调统一,像致敬老电影,有浓重的浪漫做派。
宋旻浩惊醒的时候还感觉眼前火辣辣的,虚幻中带点真实。
有时候他自己也无法辨别什么是做梦,当被情感操控时,理性和判断力就躲起来了,他在棉花糖和泡沫的海洋幻境里自由沉浮,放弃寻求现实与虚幻的边界线,恍惚地像极乐。
他不想事事划分太过清晰。就像现在,半梦半醒的美好时刻,他满心只知道自己想要这种色彩,明亮又张扬,全世界的眼睛都应该睁开看见。
“我想去加州晒太阳。”
像睡了很久后迎来的清醒,情感彻底爆发了,他从梦里脱身,注视着李昇勋的眼睛,清晰认真地诉说内心诉求。
果实被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催熟,顺应命运挣开枝叶掉落到手中,指尖划破表皮,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柑橘香,是富有生命朝气的热意。甜蜜温暖的汁液四溅,沾湿了嘴唇,从麻木的舌尖滑落到冰凉的脏器。灵魂重新被滚烫的鲜艳浇灌,披上了橙子的颜色。
李昇勋斜靠在铺满金色细碎的窗台边,投来的眼神里藏着亮晶晶的光点,画面看起来温柔异常。他一如既往应和着:“加州,听起来不错啊,要是想去就去吧。”
“那你同不同我一起去?”
“什么时候?”
“你愿意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
二十五岁,宋旻浩越过了追逐黑暗的年龄,像封闭已久终于得以重见天日的人,开始前所未有地喜爱太阳。
他渴望温度,渴望感受阳光,渴望赤裸的皮肤被暖意笼罩的感觉。他知道车永远开不到公路尽头,他也知道留恋意味着会被灼伤,但一切付出都是理所当然的代价,他愿意。
至少他热烈的太阳真实存在。

-End-

评论(1)

热度(21)